熱搜: 食品  保健品  煙臺  海產品  周黑  奶粉  黑窩點  黑作坊  全聚德  小龍蝦 
 
當前位置: 首頁 » 熱點要聞 » 食品安全 » 正文

網紅食品亂象調查:有產品引發數十人中毒,“拔草”容易維權艱難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11-06  來源:南方都市報
核心提示:南都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網紅食品在贏得廣泛受眾的同時,多發的質量與安全問題也暴露出了生產、包裝、儲運等環節的漏洞。此外,各類直播和短視頻平臺上,缺乏對食品把關能力的“帶貨”者在進行或明或暗的營銷。因為一些引導私下交易的操作,消費者下單容易維權卻艱難的事情也層出不窮。
  就在年底購物狂潮到來之際,監管部門宣布對利用網絡、電商平臺、社交媒體等渠道實施的食品安全違法行為重拳出擊,并對“網紅”食品信息高度關注,對受眾廣泛的食品進行重點排查。

  南都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網紅食品在贏得廣泛受眾的同時,多發的質量與安全問題也暴露出了生產、包裝、儲運等環節的漏洞。此外,各類直播和短視頻平臺上,缺乏對食品把關能力的“帶貨”者在進行或明或暗的營銷。因為一些引導私下交易的操作,消費者下單容易維權卻艱難的事情也層出不窮。

  對此,多位專家和律師向南都記者表示,很多網紅食品背后并不完整的產業鏈是食品質量和安全的隱患所在。監管層需要面對的難點,包括網紅食品快速更新迭代背后相應食品標準的滯后與缺位,以及紛繁的營銷方式帶來的,平臺責任的不甚明晰。

  亂象1:網紅食品問題多發 生產、包裝、儲運皆有漏洞

  近年來,各類網紅食品輪流刷屏社交媒體的同時,質量與安全問題也頻頻出現。

  就在剛剛過去的十月,網紅“卡拉多”糕點在南昌市引發了一場波及數十人的食品中毒。據該市市場監管局通報,這是一起由腸炎沙門氏菌引起的細菌性食物中毒事件,問題食品為10月25日卡拉多生產配送加工的“爆漿松松”和“流心泡芙”。截至11月2日10時,該市范圍內醫療機構因該事件住院的患者有39人,無重癥、危重和死亡病例。

  涉事公司江西卡拉多食品有限公司發布致消費者的公開信稱,事件發生原因系生產過程中機器設備故障導致食品污染。而南昌市市場監管局在數日后發布的通報則顯示,事件主要原因是該兩款產品的餡料生產過程中,工作人員未按規程操作,導致生料混入熟料。該局認為涉事公司未落實食品安全主體責任,涉嫌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已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

  今年夏天,新晉“網紅”奧雪雙黃蛋(咸蛋黃牛奶味)雪糕因食品安全問題一度下架——6月,浙江溫州市場監管局發布通報稱,轄區一副食店售賣的該款雪糕菌落總數及大腸菌檢出值均超標,并指出消費者如果食用大腸菌群超標嚴重的食品,很容易患痢疾等腸道疾病,可能引起嘔吐、腹瀉等癥狀。

  此前,這款雪糕在今年上市后迅速在抖音、小紅書、微博等社交平臺躥紅,上市半年銷售額在4000萬元左右。奧雪天貓旗艦店的數據顯示,其月銷量一度高達到2.6萬多筆。

  被通報后,遼寧奧雪冰淇淋公司曾解釋,零售終端在運輸過程中無任何冷鏈保護,導致產品發生化凍情況。其隨后又發公開信稱,因市場的迅速擴大,導致冷鏈運輸等環節不在控制范圍,引發大眾信任危機,“是最沉重的打擊和教訓”。

  微生物污染問題僅是網紅食品安全問題的一個側面,近年來,網紅食品因經營者的資質問題、違規使用食品添加劑、包裝設計存在安全隱患,輪番引發關注。去年4月,蛋糕產品風靡一時的網紅淘寶店“盒子研究室”被消費者曝出經營資質存疑,南京市玄武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回應稱,其《食品經營許可證》上并未包含有糕點類食品制售的經營項目。去年8月,湖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布的抽檢信息公告顯示,包括衛龍、謝博士等多款“辣條”產品被檢出不合格,大多含有山梨酸及其鉀鹽、脫氫乙酸及其鈉鹽這兩種標準要求為“不得使用”的食品添加劑。

  今年3月,上海市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發布了網絡上頗受歡迎的自熱方便火鍋產品的測試情況。20件自熱方便火鍋類產品中,6款樣品食材鍋底部在加熱過程中出現嚴重變形。上海市消保委還表示,這類產品的發熱包具有遇水釋放易燃氣體的危險性,在密閉空間使用時可能帶來燃爆的安全風險,在運輸中也屬于危險貨物。但關于該類產品本身及其內含發熱包的安全管理問題,尚未出臺相關國家及行業標準予以規范。

  專家:新生代消費偏好催生網紅食品 產業鏈不完整是隱患所在

  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向南都記者表示,當下網紅產品的流行是消費端倒逼產業端的結果。新生代的消費者對新奇特、呆趣萌、社交屬性強的事物的喜愛催生了網紅食品的高速崛起,但其中很多產品不具備完整的產業鏈,也就留下了容易滋生問題的縫隙。

  朱丹蓬表示,“很多好玩的東西的設計者和制造者是兩個不同的端口,制造者不一定有網紅的思維,而有網紅思維的一幫人并沒有完整的產業鏈,很多都是代工生產的,沒有自己的工廠。因此食品質量、安全的隱患較大。”

  他表示,傳統食品行業從設計到研發到生產再到售后,一般擁有完整的鏈條。而當下很多網紅食品的設計者本身是“輕資產”的,他們委托廠家生產,對成本控制提出要求,隨后的銷售也可以外包給營銷公司或電商渠道。因而對產品質量和安全的把控力度較弱。此外,網紅食品的興起和退燒大多就像一陣風,其更新迭代的速度之快也讓商家對長期經營的考慮讓位于對短期的傳播效應的追求。“中國的人口基數大,所以不需要考慮怎么做成百年老店,一陣潮流過去可能就收割了幾千萬甚至數億。”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安全性并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

  他認為,對于網紅食品,監管層需要面對的難點之一,是相應標準的滯后與缺位。國家標準形成需要組織專家進行討論,進行檢驗,要有數據支撐,這些都需要時間。因為網紅食品更新迭代的速度快,部分形式新穎的網紅食品可能暫不存在直接對應的生產標準進行約束。“比如說,冰淇淋有國標,那如果出一個辣條冰淇淋,就是沒有國標的。兒童醬油、兒童面條都沒有國標。”

  朱丹蓬向南都記者表示,目前在食品安全層面,的確可以通過一些寬泛、普適性的標準,如菌落總數、大腸桿菌、甜蜜素的添加量等,對網紅食品產業鏈進行規范,但具體到各類產品的特有成分和組合,沒有論證和臨床數據,難以形成統一標準。產業端的創新和升級步步緊跟消費端的需求,相關標準只能盡可能地爭取不落后太多。

  亂象2:帶貨食品花樣多 消費者“拔草”容易維權艱難

  讓食品成為“網紅”的營銷策劃中,也常見網絡紅人的身影。艾瑞和微博聯合發布的2018年《中國網紅經濟發展洞察報告》顯示,國內網紅產業市場規模在繼續擴大,而食品領域就是新興的垂直領域之一。

  今年7月,通過分享菜譜在微博積累了數百萬粉絲的美食博主“堂媽小廚”陷入了風波。通過微信和淘寶向她購買櫻桃和調料包的部分粉絲收到貨后發現料包是三無產品,而櫻桃有些已經腐爛,價格更是比市面上的同款高出了很多。評論區里,不少消費者留言投訴,指其態度不佳,大量刪帖。

  在火山小視頻上,南都記者曾發現一家擁有7.1萬粉絲的水果商家發布多個視頻推銷芒果,宣稱“香味濃郁”、“甜度高”,并附上商品鏈接。然而,其淘寶店在售的芒果評分遠低于淘寶店鋪平均分。不少買家評論說,被短視頻平臺“種草”而來,購買后卻發現“不夠10斤”、“放了好多天仍是硬挷挷的”、“酸得要命”。

  今年中秋節之前,擁有上千萬粉絲的某知名短視頻平臺主播天津李四開了一場賣貨直播,推薦了商戶“田哥大閘蟹”家的大閘蟹,給后者帶來了超過一萬份訂單。9月,越來越多的用戶在平臺上表達不滿,表示發貨延遲、缺斤少兩。有消費者稱收到的16只大閘蟹中有七只是死蟹。9月17日,該平臺電商官方微博發布公告稱,已對該主播執行扣除信用分、限時關閉購物車功能的處罰,并要求其及時處理退款及售后。

  借助合適的場景和平臺,素人“帶貨”的食品也可以足夠誘人。今年5月,上海的董小姐在一短視頻平臺刷到一位拿著“自家烤的蝦干”的農村大媽,視頻里紅彤彤的烤蝦足有半個手掌大。董小姐立即下了單,幾天后貨到付款拆開包裹后,卻發現收到了外形干癟、腥味刺鼻的三無產品。而由于在該平臺查無訂單信息,董小姐的維權之路艱難坎坷。她以這段經歷寫成的文章《我一個世界五百強做食品的,被xx賣烤蝦的騙了》,一夜之間刷了屏。

  5月30日,該短視頻平臺向南都記者表示已展開相關調查,下架涉嫌虛假宣傳的問題商品,將對違規商家進行清退處理,并同步啟動先行賠付,與用戶溝通賠償問題。將進一步加強包括農業漁業在內的相關產品的廣告審核。

  短視頻或直播平臺上的食品營銷并非只有這些直白的形式。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朱巍向南都記者表示,由于目前很多平臺的收入和流量十分依賴各類主播的“帶貨”,各類或明或暗的推廣占據大量空間,較為混亂。 “有好多種方式,包括PK、掛‘小黃車’(購物車圖標,點擊可跳轉購物鏈接)、腦門兒上綁一條帶子上面寫的微信號的……”此外,網紅的直播間里還存在刷禮物換廣告時長的“交易”。“比如開直播的時候,別人給我刷禮物,在很多平臺上一刷,一會兒幾十萬就沒有了。榜高的話呢,主播就會給他做宣傳,要求大家去買他的東西。”朱巍介紹,最夸張的時候,主播可以在直播里花一個小時去介紹產品,假裝砍價,實則帶貨。

  朱巍還表示,目前網絡紅人給食品帶貨的亂象中,最為常見的一種是把普通食品說成有保健功能,這同時違反了《廣告法》和《食品安全法》。而南都記者查詢發現,各大投訴平臺上,從小火鍋、土豆粉到魚膠,從荷花酒到號稱可以讓白發變黑的芝麻丸,宣稱被主播或網紅種草、買到問題食品后索賠艱難的消費者不在少數。

  觀察:“帶貨”者缺乏把關食品質量能力 引流微信更添維權難度

  朱丹蓬向南都記者表示,網紅食品之所以成為網紅,少不了在各類短視頻、微博、電商平臺上預熱和推廣。但大部分承接廣告和推廣的“帶貨”者本身并沒有相應的能力或動力對產品質量進行有效把控。

  今年10月,山西省消費者協會發布的提醒也稱,有些“網紅”接不到大品牌代言,即使在明知產品有問題的情況下,仍會繼續夸大產品效果進行炒作,或通過造假美化數據,吸引商家合作。而很多直播平臺的審核機制只能判斷視頻內容和形式是否符合規范,難以判定視頻里的商品是否為假冒偽劣。

  山西省消協還提醒,購買一些“網紅”推薦的產品時,有商家要求消費者直接通過個人微信和支付寶支付,讓退換貨與維權非常艱難。一些主播傾向于將顧客引流到微信私下交易,一旦產生糾紛,后期退換貨無法保障,投訴維權將面臨困難。部分商家甚至通過短視頻等方式賣出一批劣質產品后便會將產品下架,以防消費者“找上門”。

  南都記者在數個給主播提供了開店渠道的短視頻平臺隨機檢索了水果、蔬菜、肉類中幾類食品名稱,發現不少賣貨的主播主頁備注中寫有“VX”“微”等字樣,明示或暗示潛在購買者可轉移平臺私聊,而并未使用該平臺的開店服務。

  網售食品的質量和售后問題在訴訟數據上也日益凸顯。南都記者從北京互聯網法院獲悉,自2018年9月至2019年6月21日,該法院受理的3032件網絡購物合同糾紛案件和104件互聯網購物產品責任糾紛案件中,涉網售食品類案件占比高達73%,最為典型問題包括違法添加非食品原料、濫用食品添加劑、銷售三無產品、假冒產品等。經營者發布不實信息誘導消費者,虛假宣傳的現象也有出現。此外,部分食品生產經營者存在消極應訴、拖延訴訟、延遲履行生效判決等情形,部分電商平臺處理投訴時的態度不夠積極,解決糾紛方式比較單一。

  法規:營銷方式繁雜成監管難點 平臺責任待厘清

  “帶貨”為何成為監管難點?朱巍向南都記者表示,讓人眼花繚亂的營銷操作模糊了平臺的定性,也就讓其責任范圍不夠明晰。目前《電商法》對于電子商務平臺的責任有具體規定,但沒有對社交平臺法律責任作出明確規定。像直播、微博、微信這類僅提供網絡服務的平臺,在微商行為中的法律定性,該法暫時沒有給出答案。

  當賣貨的網絡紅人不在直播或短視頻平臺上開店,而是通過留下微信號,在微信上進行交易時,貨物不是從平臺上進行買賣的,平臺沒有拿到其中差價。平臺就是網絡服務提供者,只有在應知或明知的情況下才承擔責任。

  而當“帶貨”的主播與粉絲間直接存在打賞換取推廣時長的“交易”時,直播平臺的角色就變得模糊,“比如說刷個禮物,那么平臺上拿到一半的,刷禮物的錢就不單純是打賞,這個打賞就變成了廣告費。”這時網紅無疑是直接的發布者,但同樣獲取了利益的平臺到底是發布者還是經營者,還存在爭議。

  發布者和網絡交易平臺提供者兩種角色對應的是不同的責任。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周俊武向南都記者表示,根據《廣告法》,若發布虛假廣告,欺騙消費者使消費者受到損害且不能提供廣告主的真實信息的,需要先行賠償消費者,涉及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的,還可能承擔連帶責任。

  中倫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永青向南都記者表示,對于網絡交易平臺提供者而言,滿足“明知或者應知銷售者或者服務者利用其平臺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而“未采取必要措施”的,需要承擔連帶責任。何為明知?如果消費者能夠舉證證明,其曾向網絡交易平臺進行過投訴,反映過銷售者利用平臺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權益,那么平臺對于該侵權事實應當屬于明知。何為應知?如果銷售者在直營店,銷售自己品牌的產品,產品的質量、產地、功能等與宣傳不符,或如果商家既是平臺提供者也是銷售者,那么平臺對于該侵權事實屬于應知。

  朱巍認為,“帶貨”食品的監管與《食品安全法》跟《電子商務法》、《廣告法》都有聯系。需要把營銷帶貨的類型劃分清楚,明確平臺責任。此外,針對目前較為多見的給農副產品作推廣的現象,應該將《電商法》和《食品安全法》做對接,明確哪些食品不能沒經過檢疫就直接售賣。

  監管:聯合開展專項整治 平臺稱將加強監控審核

  頻發安全和質量問題的“網紅”食品產業正在迎來一場全國性的整治。

  最高人民檢察院、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決定自2019年9月至2020年12月在全國聯合開展“落實食品藥品安全‘四個最嚴’要求”專項行動。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執法稽查局局長楊紅燦表示,在此次專項行動中,將對利用網絡、電商平臺、社交媒體、電視購物欄目等渠道實施的食品安全違法行為重拳出擊。一是高度關注“網紅”食品信息,梳理違法犯罪線索。二是以食品安全為根本原則,對那些受眾廣泛的食品,進行重點排查,一旦發現不合格食品立即進行立案查處,絕不手軟。三是依法對處罰信息向社會公開,對有問題、有隱患的食品予以及時曝光。

  各省也在食品安全領域有所行動。10月,廣東省市場監管局先后印發《廣東省食品安全管理人員的管理辦法》和《廣東省食品從業人員健康檢查的管理辦法》,從源頭建立起“安全防線”。四川省市場監管局、河北省市場監管局分別表示將啟動開展整治食品安全問題聯合行動。重慶市市場監管局、市公安局也開展了整治食品安全問題聯合行動,江蘇省市場監管局出臺了《關于督促食品生產經營者落實食品安全主體責任的指導意見》,內蒙古自治區市場監管局則舉辦了食品經營領域基層監管骨干人員培訓班。湖北省市場監管局自9月開展整治食品安全問題聯合行動以來截至10月底,共查辦食品安全問題案件超過700件,罰款數百萬元。

  對于監管部門的專項行動,淘寶直播回應稱,該平臺一直都依托淘寶平臺嚴格的治理體系,對主播的行為、商家的貨品都做了有效管控,同時與各地政府、產業基地合作,從源頭保障貨品質量。

  快手則表示,其平臺電商的入駐審核體系包括商戶資質、商品和內容方面的審核,其“違規治理體系”涉及風控、舉報、糾紛處理、反作弊、功能限制和禁止,以及財務端的限制提現、保證金扣除等管控手段。今年6月底至9月底,有55萬+短視頻和40000+直播因私下交易被處理、2800+商家因電商行為違規被處理。

  而蘑菇街回應稱,其針對供應鏈商家均有嚴格的準入標準,商家都需有相關資質證明。此外,平臺對于進行虛假交易行為的商家,將根據規則給予降權、流量屏蔽、清退等嚴格處罰,也將積極配合監管部門工作,進一步完善相關管理機制。
 
 
[ 熱點要聞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熱點要聞
點擊排行
  

魯公網安備 37060202000213號

  
 
海南七星彩规则及玩法